您的位置:首頁>>市場開拓>>共享員工、共享數據、減免費用:企業抱團迎春來 http://www.503364.live

市場開拓

共享員工、共享數據、減免費用:企業抱團迎春來

編輯:竹子   來源: 中國經濟網—《經濟日報》    發布時間:2020-03-25   瀏覽次數:297字體:

  在疫情防控和復工復產兩手抓的當下,企業面臨著成本、人力、市場、原材料供應等多方面挑戰。針對這些難題,國家出臺了財稅、社保、融資等一系列政策扶持企業。與此同時,企業間也掀起了共享員工、共享數據、減免費用等諸多不同形式的互助熱潮,齊心協力迎接“春天”的到來。


  “共享”式互助興起


  “由于堂食不開,大部分員工都只能在宿舍里消磨時間。公司在努力克服重重困難的情況下,還給我們聯系了盒馬鮮生,成為其‘共享員工’,讓我們有工作去做……讓自己進步,也為西貝爭臉!”西貝餐飲集團上海星游城店員工郭天嬌在日記中這樣寫道。


  疫情發生后,傳統餐飲業和互聯網電商的境遇可謂“冰火兩重天”:一邊是因大面積停業員工難以復工,另一邊則是線上交易火爆帶來人手短缺。這種反差也激發了創新。自2月初,在盒馬鮮生聯合云海肴、西貝等餐飲品牌達成“共享員工”合作后,京東、蘇寧、聯想等多家企業也相繼推出人才共享、員工共享計劃,開始吸納受疫情影響而停業的其他企業的員工,為相關企業緩解了一定壓力。


  除了員工共享,數據資源也開始共享。比如,受疫情影響,今年春運期間民航業受到較大沖擊。各航空公司也面臨因為數據相對獨立較難判斷運力投放是否過剩的難題。為此,在線旅游平臺去哪兒網免費為他們開放了技術數據資源,利用海量出行數據優勢,結合AI算法和大數據應用,為航空公司建立“數據沙盤”,協助他們分析行業形勢、合理投放運力。


  “過去企業互助多發生在本地域有親緣關系的企業間,在資金、原材料、銷售渠道等方面的互幫互助。而疫情暴發后,除了一些小微企業在資金、原材料、促銷等方面‘抱團取暖’外,還出現一些新現象?!边|寧社會科學院副院長、研究員梁啟東接受經濟日報記者采訪時介紹說,比如由于封城等因素,人員流動不便,一些企業有“急單”但無法生產,于是開始出現共享員工特別是共享技工、熟練工的現象;有的企業自己有技術和專利,但信息、渠道和市場不通暢,于是合作對接。企業通過共享方式匯集本地的各種生產要素,在不引起人員跨區域流動的前提下,讓企業之間發揮各自優勢取長補短、互通有無。


  多措并舉互相取暖


  除了共享式互助外,眾多企業也通過給相關客戶免費提供專業服務、減免相關費用、組織資源對接等方式“抱團取暖”。比如,神州數碼集團股份有限公司針對疫情嚴重的湖北區域的渠道合作伙伴,因疫情原因造成不能復工所導致的到期應收賬款超期,將免除超期罰息。


  此外,神州數碼旗下神州視訊免費為全國用戶提供為期30天、武漢地區用戶為期90天的高清云視頻服務。


  豬八戒網是我國知名的企業外包服務平臺,注冊用戶超過1900萬。記者從豬八戒網獲悉,他們發起“戰‘疫’情——共同保護企業生命線”行動以來,獲得了各界廣泛響應,有超過3萬個專業人才通過豬八戒網在線復工,為超過7萬家企業提供了免見面服務,幫助他們搶時間組織恢復生產。


  中國電信也于2月19日起為全國中小企業免費提供3個月的天翼云服務,通過天翼云辦公、防疫管控翼填報、疫情潛在高風險人群流動檢測分析等信息化產品,幫助中小企業抗擊疫情、安全復工復產。


  一些地產公司也紛紛推出租金優惠措施。比如,龍湖集團宣布對旗下商場的所有商戶,2020年1月25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間,租金費用(含物管費、推廣費)減半。金茂商業對全國各商業項目,包括覽秀城、金茂匯、J·LIFE等,所有店鋪春節期間的租金進行減免支持。


  不少地方還專門搭建了信息平臺幫助企業對接。比如,北京產權交易所搭建并上線“產業鏈共享云平臺”,為各類受疫情影響的企業提供在線提報需求/供給信息、在線搜索需方/供方信息、查看跟蹤提報需求信息狀態等在線服務。


  西南財經大學西財智庫首席研究員湯繼強告訴記者:“疫情使一些行業暫時‘冬眠’,而有的行業卻迎來新機遇,一些平時沒太多關聯的企業也因為互助走到一起。這是化危為機的主動擔當,也是共克時艱的創新探索?!?/p>


  讓互助向更深層次發展


  “企業互助表面上是企業之間的物物交換、資金互助、員工租賃、渠道共享,實際上是對閑置生產要素或未充分利用資源的共享,促進產業鏈跨界融合、上下游融合,進而實現互助雙方或多方的利益和產業鏈價值最大化??挂咂陂g的企業互助是共享經濟模式的深化?!绷簡|認為,對區域經濟來講,企業互助就是讓一切勞動力、知識、技術、管理和資本的活力能夠競相迸發,讓一切創造社會財富的源泉得到充分涌流,讓市場機制在配置社會資源中發揮決定性作用。


  湯繼強認為,疫情下產生的共享員工,一般是圍繞初階工種和一般化業務開展,盡管有的員工經過三五天短訓可以上崗,也只能從事一些輔助性工作,對于大規模的生產、高要求的崗位還是不能滿足的。共享員工除了要注意自身的健康安全防護外,還要考慮薪酬福利待遇以及職工個人權益等問題。特別是待到疫情解除,經濟社會回到正常秩序以后,這種探索可能會有新的變化。


  “共享員工與正常經濟社會秩序下的醫生多點執業、教師多校講課,與日本、韓國曾經很熱的‘周末航班’‘星期天工程師’等還有一些距離,甚至有著本質差別。當然,由于科技進步尤其是互聯網、大數據、區塊鏈技術以及人工智能的廣泛運用,期待共享員工新模式能夠得到新的發展?!睖^強表示。


  “對企業互助這種現象,不應看作是權宜之計、應時之策,而應當作一種趨勢給予鼓勵和引導,要向多元化、深層次的共享合作發展?!绷簡|建議應抓好以下要點:一是要將共享平臺建設作為主線,政府要有政策,中介組織要做好媒介;二是要認識到資金資源共享、員工共享是條件,技術、數據共享是關鍵,利潤共享是保障,結構優化升級和產業鏈創新是方向。



上一條:推動實現全國高質量外網建設全覆蓋
下一條:沒有了